文化

邹贤敏:方方日记 新启蒙的曙光

时间:2020-03-31 16:34:36    来源:商界周刊    

邹贤敏:方方日记 新启蒙的曙光

摘要:理性之光照进了被禁锢、被管制、被扭曲、被伤害的心灵,这就是人的觉醒,这就是启蒙!

——方方

摘:“极左的本质就是反文明,就是野蛮,不可低估他们对权力的腐蚀和破坏作用。”“设想,如让这些冷血和无底线的极左战狼们爬上治国理政的高位,会是什么结果呢?恕老夫直言:人将不人,国将不国,世界也不得安宁!”

方方日记:新启蒙的曙光

文/邹贤敏

本文首发“吉言贤食”公众号

方方日记的超量传播及其所引发的激烈论争,影响以及逸出文学、文化领域,堪称一个正在发生的、有思想史意义的事件,其价值何在,值得关注。

冯天瑜、丁帆对方方日记启蒙价值的认定切中肯綮。方方是以人道主义为信仰的作家,秉承五四之余绪,近尊八十年代思想解放运动之精神,乃是她的精神传承,平民视角、人道情怀乃是日记文本的最大特色。方方的人道主义当然是现代的,既有现代意识、世界视野,又浸润了中国传统文化因素(如魏晋文人的风骨,楚文化的反抗精神)。“时代的一粒灰,落在个人头上,都是一座山。”这句必将传世的名言,几乎浓缩了方方的价值观、历史观、文学观,形象地诠释了人道主义的真谛。

60篇日记关注的重点是灾难中武汉的芸芸众生,方方与那些逆行者、受难者、孤独者、寂寞者彼此隔离又相互守望,同悲欢共命运;为了千千万万平凡的普通人,她决不放弃对涉事官员的叩诘问与追责,对祸国殃民的极左毫不留情。生命至上、尊严无价充溢方方的内心,深入她的骨髓,是封城日记不变的主旋律,谱出了一支悲怆激昂的生命之歌。

方方的独立人格和平等精神,她的正直、善良、勇敢,赢得了千千万万来自社会各阶层的读者的喜爱与信任;自然,她那浸润着血和泪,交织着悲伤、感动、愤怒、恐惧的日记,必然会引起千千万万读者的强烈共鸣,情绪得到宣泄,心灵得到慰藉,精神得到支撑。

他们以海量的留言山呼海啸般应和着方方深情的抚慰和呼唤,留言与日记构成历史的“互文”,创造出一部动人心魄具有史诗意味的生命交响乐。

在润物无声的涓涓细流里,在直击灵魂的阵阵惊雷中,他们摆脱既有意识和现有结构的羁绊,反思个人和社会的关系,认识到每个人既是社会的存在,都对社会负有责任,又是独立自主的特殊个体,“我”的存在不容遮蔽、压抑、抹杀,个体的基本权利应得到尊重和保障;意识到个体生命与个体尊严之高贵,至少应高于所谓的“政治正确”,贵于官员的政绩和升迁,庸官之庸就在把自己认为正确的立场置于生命价值之上。面对生与死,尊严与屈辱的考验,他们懂得了人不是工具,不是棋子,只有抛弃背离实际的宏大概念,回归建立在生活经验上的常识,只有加强民主与法治的建设,才谈得上个体的生存与生命的质量,从而修正自己的价值观,走向现代文明。

请听一位70后的内心独白:

方方60天的封城日记陪伴了我,温暖了我,鼓舞了我,让我不再那么沮丧。毕竟,在方方日记的留言中,我看到了还有千千万万和人和我一样,渴望能正常地说话,渴望有尊严地活着。我常常在读日记后面的留言时流下眼泪,这些眼泪,对于我是一种疗愈;不能正常说话,总要小心翼翼地躲避训诫,甚至担心自己的饭碗,这是怎样的一种屈辱和伤害?于是内心常常生出一种怒气,对外界的;也有对自己的,鄙视自己的懦弱……我渴望,疫情尽快过去;我更渴望,疫情过后,我们能够有尊严地活着。

理性之光照进了被禁锢、被管制、被扭曲、被伤害的心灵,这就是人的觉醒,这就是启蒙!

方方日记的启蒙价值尽在于此。

不再是居高临下、耳提面命的你“蒙”我“启”,也不再局限于知识界,而是来自社会各阶层的读者,在平等交流中的互相启蒙,独立反思中的自我启蒙,共同“祛魅”,清除灵魂里的毒气和鬼气。

拜互联网所赐,启蒙转向平民化日常化社会化,这或许是2020社会启蒙事件超越五四、超越八十年代之处,绝不要忘记,我们为此曾付出过惨烈、高昂的代价。

用唯物史观判断,方方日记产生的巨大启蒙效应看似偶然,实则是世纪灾难中的“历史的合力”造成的,其中极左势力的围攻功不可没。对方方不乏善意的批评者,但极左是恶意的。他们信仰的是权力拜物教,热衷的是否定历史决议,否定改革开放。他们要人民和作家在灾难中为权力寻出“美”来,赞叹,抚摸,陶醉,并歌颂之,感恩之;谁若像方方那样,敢于对权力提出质疑和批评,必群起而攻之,欲置之死地而后快。但极左势力的恶劣,从反面“启蒙”了方方日记的万千读者,让他们更看清了一些问题,更明白了一些事理,更勇敢地和方方站在一起。

极左势力的疯狂,也从反面激发了方方的斗志,增添了她揭真相说真话的动力。极左的本质就是反文明,就是野蛮,不可低估他们对权力的腐蚀和破坏作用,轻易放过。鲁迅说得好:“苛求君子,宽纵小人,自以为明察秋毫,而实则反助小人张目。”设想,如让这些冷血和无底线的极左战狼们爬上治国理政的高位,会是什么结果呢?恕老夫直言:人将不人,国将不国,世界也不得安宁!

比较而言,为何40后、50后、60后支持方方者众?因为他们亲身经历过极左年代,知道那个时代政治专制、经济匮乏、文化桎梏对人的戕害,知道极左就是人世炼狱、万丈深渊。改革开放以后,经过艰苦的努力,中国社会才逐渐取得了巨大的历史进步。而今天有些80后、90后和00后,出生在改革开放之后,以为相对自由与富足的条件是与生俱来的,因此批评社会、批评国家是不可理喻的。作为一个粗通人文的八旬老人,我希望大家能够追溯历史,建构历史的眼光与人文的情怀,为社会的文明,国家的进步而不懈努力。

世纪灾疫尚未结束,文明世界还在跟瘟疫苦斗,围绕方方日记的论战目前也难以画上句号。令人欣慰的是,许多有良知的学者、作家、媒体人纷纷勇敢地站了出来,唱着所是,憎着所非,颂着所爱,引领着新启蒙向前推进。另一种“历史的合力”正在聚集,新一轮阳光与乌云、文明与野蛮的交战正在酝酿,这次社会启蒙事件的发展前景实难预料,但我坚信:启蒙不死!

二〇二〇年三月廿八日晨于长江之畔

作者介绍:邹贤敏 湖北大学文学院教授。

原文来自博客中国求真苑。

编辑:李辉

商界周刊版权及免责声明:

1、凡本网来源注明“商界周刊” 域名:WWW.SHANGJIEWANG.COM.CN的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,版权均属于商界周刊,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商界周刊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2、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(非商界周刊)”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,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3、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。